赤龙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News

赤龙新闻中心

风电光伏发电低密度能源是否值得远送几千公里来消纳?

  发布日期:2016-5-31

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在《中国改革报》主办的“2016中国能源发展与创新论坛”的发言中表示,实现能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发展,要处理好3个方面的关系,把这些长远战略抉择考虑清楚,能源问题就比较好解决了。


首先,要处理好要处理好能源结构优化的两个替代的关系。


何勇健认为,油气替代煤炭,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这两个替代正在国内同时进行。虽然,“天然气的发展对可再生能源发电有非常好的促进和调剂作用,发展初期两者是协同共生的,但是到后期两者又有一定竞争关系。”“特别是碳排放峰值达到以后,这两个替代之间会有较强的竞争关系,现阶段也涉及到一些相关战略规划的取舍和政策的设计”。


天然气要大发展,也有自身的问题要解决,核心是价格机制和进口、流通体制上的问题。但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两者不可偏废。何勇健表示,在“十三五”期间和未来十年,天然气会发挥更大作用。


他还强调,要充分考虑能源发展的路径锁定效应。主体能源更替、结构调整有很强的路径依赖特征,因为能源使用的背后是工业和国民经济体系。工业基础设施及产业体系更新一般需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的周期,如果新能源诞生后,相应的用能设施不能低成本地改造和适应,即使有价廉物美的新能源,也很难大规模应用。


其次,要处理好能源集中供应大系统和未来希望发展的分布式微系统的关系。何勇健认为,具体到电力领域,就是“电从远方来”还是“电从身边取”的问题,这两者也是不可偏废的。


他表示,在初期,两种方式都是需要的。“像水电这种高密度清洁资源,由于地域分布不均,必须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优化配置。而像风电和光伏发电这种低密度能源,是否值得远送几千公里来消纳,则是需严谨论证的”。


但他认为,远期来说,两者是竞争关系。“发展到一定阶段,如果过于强调电从远方来,则会影响甚至排斥当地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况且经济新常态出现后,未来是不是还需要更多的跨省区输电通道,受电地区有没有积极性接纳外来电,都要深入研究论证”。“即使未来有市场需求,东中部电力消费中心还有更优化的方式,在当地可以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且成本更低。现在中东部地区都在加紧发展核电、气电和分布式风电、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未来可能有更多更好的应用形态”。


而且,这方面的选择和用能方式直接关联。何勇健认为,“以后的产业发展肯定是去大工业化的,供能方式要与之相适应,以后分布式智能化能源可能是一个主流方向。所以在当前一定要把握好电力获取方式的度,不能过于依靠外来电,否则会强化路径依赖,为将来能源及产业的转型制造障碍”。


而且,如果在能源消费中心发展更多分布式能源,多能互补,梯级利用,其实对电力体制改革有很大促进作用。因为这一轮电力改革有个重要内容就是售电侧的放开。何勇健认为,以这样的形态作为售电侧改革重要的抓手和突破口,比传统的简单卖电方式好得多,也没有既得利益的阻挠,将会极大促进售电侧的开放。“所以从这个角度,应该更好的强化多能互补、电从身边取的应用”。


第三,要处理好能源清洁低碳发展和国民经济竞争力的关系问题。


何勇健认为,对于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煤电由主力电源变成调峰电源,“如果放在未来50年的周期来看是可行的,但是放在今后一二十年内来看就可能操之过急了,不太可能实现”。“因为中国的能源供应保障及其相对较低的价格水平主要是靠煤电支撑的,抛开这一基本国情,想一步实现清洁低碳化,无异于天方夜谭”。


“现在有一种观点说,煤电一年发电一两千小时就可以了,支持新能源大发展不是很好吗?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那样的话,中国的电价水平要涨多少?很有可能要翻番”。何勇健指出,需要一个相对合理的能源价格和电力价格来支撑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这个情况下,一定要把两者的辨证关系处理好,新能源的发展,一定要探索出一个国民经济能承受、老百姓能接受的发展模式”。


版权所有 ©2018 中国赤龙电气有限公司

全面免费服务热线:0577-62656909 技术支持:米点科技 电子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