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福岛核事故:阴霾背后的残酷真相

  发布日期:2016-6-22

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至今已有5年,核泄漏的"阴霾"并未散去,事故背后的真相正在被层层揭开……(新华网日本频道综合)

这是4月19日在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拍摄的为日本福岛核电站祈福的纪念碑。(新华社记者 戴天放 摄)

2011年3月15日,在日本福岛县,工作人员对一名儿童进行核辐射测试。(图片来源:新华社)

灾民孤立无援:癌症、死亡阴影未散

5年间,福岛县对事故发生时不满18岁的约38万人展开了两轮甲状腺癌筛查。截至2016年3月,确诊和疑似患者达173人。

2015年年底,日本冈山大学研究生院教授津田敏秀等人指出,受福岛核事故泄漏的大量放射性物质影响,福岛县儿童甲状腺癌发病率是日本全国平均水平的20倍到50倍。但迄今为止,日本政府却不承认甲状腺癌多发与核辐射之间的因果关系。

津田敏秀说,福岛发生了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4年内同样的儿童甲状腺癌多发现象,日本政府却置之不理,对此没有任何准备,这样的做法将给未来埋下苦果。

日本摄影家飞田晋秀曾30多次深入灾区,用镜头记录灾后景象。镜头后的他时常潸然泪下,但他更多的感受是"怒火中烧"。飞田说:"在福岛,甲状腺癌患者的家庭承受着痛苦与孤独,却求助无门。他们无法将孩子的病情向亲友诉说,也不想跟孩子说核辐射的事。尤其令他们愤怒的是,孩子身上发生的悲剧至今无人负责,他们被告知这与福岛核事故没有因果关系。"

2011年3月14日,在日本二本松,一名疑似遭到放射性物质污染的女孩隔着玻璃与自己的宠物狗打招呼。(图片来源:新华社)

另一方面,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在核电站附近的双叶医院内,大批住院患者被迫疏散避难。一名97岁的患者和一名86岁的患者在转移一天后死亡。统计表明,仅该医院就至少有44名类似住院患者在核事故后死亡,而得到赔偿的却不足10%。

东京地方法院今年先后认定福岛核电站附近医院四名患者的死亡与福岛核事故有关,判处东京电力公司赔偿这四名受害者家属约6100万日元(约合386万元人民币)。

辐射的"阴霾"并未完全散去,日本政府却在6月12日首次解除了福岛县一个核辐射水平较高地区的避难指令,允许避难者返回受核泄漏污染的原居住地,并计划到明年3月解除核辐射水平最高区域以外的所有地区的避难指令。有观点认为,这是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造势,将奥运会打造成"复兴奥运",给人一种福岛复兴的假象。

这是2013年8月6日,在日本福岛县大熊町,当地官员和专家查看福岛第一核电站靠海一侧的护岸。日本政府原子能灾害对策本部前一日宣布,当时福岛第一核电站每天至少约有300吨污水流入海中。(图片来源:新华社)

政府三缄其口:逃避责任、隐瞒真相

2016年5月30日,东京电力公司原子能部门一把手姉川尚史首次公开承认曾隐瞒事实。他说,过去5年有关福岛第一核电站辐射泄漏事故相关反应堆"堆芯损伤"的说法隐瞒了事实,"堆芯熔化"才是实情。

自核事故发生之日起,日本方面就多次出现信息公布不及时、不完整甚至前后矛盾的情况。日本政府有意无意对事实淡化处理,几乎成为相关国际机构和专家的普遍观感。从国际上讲,这是其缺乏道义与责任感的表现。

2013年8月,日本政府承认福岛第一核电站每天有至少300吨遭受核污染的地下水流入海洋,且这种情况可能在核事故发生后一直存在。但同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在东京申奥陈述时则向全世界夸口,核污水"已得到控制"、"完全没有问题"。事实上,东京申奥成功后,福岛仍然不止一次发生核污水外排或泄漏情况。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8月8日,日本福岛,民众示威游行抗议东京电力公司将污水排到大海。(图片来源:中新网)

2011年4月,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还发现,半衰期约为30年的放射性铯在5年后将顺着海流到达北美,10年后回到亚洲东部,30年后几乎扩散到整个太平洋。而日本政府的纵容和默许还进一步扩大了核污染物对海洋的破坏。

日本经济产业省研究小组今年4月宣布,经过净化处理后残留着放射性物质氚的水,排放到海洋里最省钱省时。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默许了这种做法,却遭到日本渔业相关人士等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这种处理方式可能会让渔民的努力毁于一旦。

多项研究显示,放射性污染对海洋鱼类、生态系统和食品安全带来的不良影响广泛而深远。例如,福岛附近海域的鲪鱼体内放射性铯浓度依然很高;在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30公里海域内,一种名为疣荔枝螺的小型海螺已完全不见踪影。另外,由于日本对部分受污染地域肉类的监控不及时,导致一些放射物超标的受污染牛肉可能已经流入市场。5月11日,在与福岛县相邻的枥木县,一所小学的校餐被检出放射性铯超标,其中竹笋的放射性铯超标一倍以上。

2016年3月11日,在日本东京的一处公园,一名男子悼念遇难者。(图片来源:新华社)

舆论避重就轻 集体"沉默"

令人奇怪的是,在关系民众健康的这一重大事件当中,发达的日本媒体居然"不约而同"选择沉默,而对于同为7级核事故的切尔诺贝利事故,这些媒体却持续报道。

有日本民间团体比较了日媒对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事故的不同报道姿态。他们指出,过去30年,日本主流媒体持续关注和调查报道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切尔诺贝利再获日媒关注,但几乎看不到日本主流媒体在以往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调查采访经验基础上,对福岛核事故的健康危害进行深入调查和报道。"

甚至有日本网友特意写信给新华网,感谢日文网站在揭露福岛核事故真相中做出的努力,而此类报道恰恰是日本媒体被限制报道的内容。

在相关的研究领域,也存在类似情况。津田敏秀等人针对儿童甲状腺癌高发的相关调研结果,至今没有引起日本政府和福岛县的重视,反而招致反驳和批评。

3月10日,"3-11"大地震5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福岛第一核电站在黄昏中停运亮灯的场景。福岛第一核电站位于大熊町,曾在"3-11"大地震引发的海啸中受损。(图片来源:中新网)

国家的遗忘意愿比灾难本身更可怕

福岛核事故作为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两次7级核事故之一,各国专家对其影响仍知之甚少。国家形象、食品安全、观光影响、核能政策、医保负担、公害诉讼等,日本政府要担心的东西不少。但在人命关天和公众知情权面前,这些都不应成为日本当局"捂盖子"的借口。

版权所有 ©2016 湖北德乐电力科技有限公司

全面免费服务热线:0722-6255777 技术支持:米点科技 电子样本